关于“不知者无罪”这个问题  

隐欢

Ikarasu:


  因为看到微博上那张翠鸟照片的问题,所以和基友聊了一会。


  基友说我观念太武断、语气太强横,但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无知是一种罪。


  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我不知道”来推诿。



  首先是宠物问题。


  因为我是个鸟痴,所以经常有人@ 我各种鸟类的“萌照”,我几乎没有转发过。


  因为这些照片大部分在我看来...

  热度-2312

片段  

在蓬莱,尹千觞少有的会清醒,他眼中的红色褪去,一层寒冰慢慢地浮上来。在那样透骨的寒冷里,映着的是欧阳少恭火红的身影,像是一只浴火涅槃的凤凰被永远地封在了冰棺中。

这时候尹千觞仍同被控制时一样无言,但他的目光不再涣散,而是凝于欧阳少恭身上。仇恨的冰锥刺得他生疼。可按理来说,他早就不该痛也不会痛了。

灵力的绳索紧紧束缚着尹千觞,毒针锁着他的穴位,让他动弹不得,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欧阳少恭痛恨他的冷漠和沉默,将他猛地一把掼到地上,自己覆了上去,伸手拨弄那根毒针,当他看到尹千觞显露的痛苦时,扭曲的爱怜出现在他的脸上。

“千觞。你信我,助我,为何却又叛我呢?”欧阳少恭自尹千觞的眉尾抚下,拇指指腹描...

  热度-6

置书梨膏糖

Rose Madder:

哈哈哈个动画好生动,po主很走心了。不过就同人来说,我觉得除了多练习之外,想获得有趣的选题一定要先吃透原作。所以我觉得图2最实用,或者说在图2的基础上再解读一下,当你想写一个烂大街的题材或梗概,把原作的人物关系模式、矛盾核心嫁接进来之后,就会发现它没那么烂了,只要原作不烂,吃透原作的人写文总不会烂。

卡斯威爾:

雖然不是沒有人(不論熟人還是不熟)問過我關於想梗的一些訣竅,只是我一直覺得因為我能力沒有到足以教別人的程度,所以都簡單帶過,不過既然有人開始擔憂如果同樣設定別人寫過自己寫了是否會抄襲、借鑑、借梗甚至有既視感...

  热度-223

【杂谈】如何在小说中写出真情实感?  

马赛克

别说了……………隔壁《基督山伯爵》和普通汤姆苏一笔就知道大佬和普通人的差距了

暮歌:

RT,赶巧有姑娘问起我这个话题,就来这边整理一下。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了。


首先无论要写什么,起决定性作用的必然都是天赋和积累。此两项受先天条件所影响,做不到一蹴而就。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有这么大,同一个梗,你写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大佬写出来却是《简·爱》。扎不扎心,眼不眼红?


但是别沮丧呀,嫉妒使人丑陋,况且补救的策略多得是——比如我在此会提到的一些速成法。它们不是全部,也不是最优的,列出来聊作参考。根据性质又大致分以下两类。...


  热度-3273

有点厌烦  

蟹黄拌饭

没有作者不喜欢自己的文章被评论,因为作者都是自大的,他们喜欢被举起来评论。但偶尔在翻看评论的时候,我竟可以窥到一点令人沮丧的事实——就是读者想看的故事,与我写的故事有着本质的区别。

也就是注定我们都会失望。我不能回应你的期待,你也从我这里得不到满足。所以为了节约彼此的时间,我这里少说一点。

爱情故事与其他的故事不大一样,没有被家国、主义、理想之类的玩意包裹着,所以一些细节就更加清晰,那就是,故事里的角色不是“特别特别好的人”。

不如说,我讨厌写“特别特别好的人”。

人是复杂的,即使是最讨厌的人身上都有可爱的地方。那么好人身上,就一定会有污点。

我知道大家想...

  热度-697

【积累】写作心理底线与感受  

我竟然这么帅

码一个!先记住再说!!!那个推敲文字那个漂亮!我以从不推敲文字和用笔记录脑洞为耻…常常是想到什么之后就开始井喷式的写…基本上一个小时或者半个小时就把脑洞草草了事……别的作者看自己的文是越看越喜欢,我是越看越觉得自己是瞎几把写。拜读了各种文学创作架构和方式的书,越看越觉得脑子眼像被堵住了一样,根本不懂大神们在说什么😂😂想了想还是脑子里没东西啊😂😂推敲都没东西让我来推敲😂😂只能推敲我这个榆木脑袋了。

邓球球球球:

搬自作家余秋雨的一篇演讲稿 


对余秋雨的文字文笔等不做评价,但是这篇文章在书上看到之后觉得对目前同人的写作还是有...

  热度-514

高中语文课本系列2.0  

2.0的意思是可能有续篇,毕竟我还并没有说清楚千觞是不是那个琵琶女……



嗯,经某位GN的提醒,我决定先写完下文再打tag【其实琵琶行这个tag我打得也是很心虚,总感觉……啊,还是也删掉吧……






我是一只乐灵。



准确的来说,我是琵琶里的乐灵。



初诞生时,为了省事,我的名字就叫做琵琶。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我换了很多个主人,但除了第一个主人外从来没有人发现我的存在。开始我也期待他们能用心、用情对待我。



但没有人。



他们只把我当做一件乐器。



或许他们只能被称为我本体...

 

高中语文课本系列1  

我本来是尝试炖一锅肉的,后来发现自己只剩骨头了,就将就着发吧

其实在教室里是我深爱多年的梗

我大概这辈子就只能写短篇了

我废话真多


    C市向来是无秋天的,往往是前拉着夏天的石榴裙摆,后捻着冬天的无华水袖,一晃便过。

    难得的秋日,空气有些干燥,碧色的天看起来高远旷辽,淡淡地飘着几丝清汤寡淡的云,像是牵起了一层薄纱,却又遮不住天那少女般的明丽。

    学生们排队往学生活动中心走去,欢声笑语飘荡在空气里,清风徐徐,不知吹起了谁的发丝,也不知翻飞了谁...

  评论-6 热度-17

优雅之琴台篇  

 想说其实手写版看起来很长也很充实但是打在电脑上就瞬间萎了我也是醉醉哒。

 其实想要的那种感觉并写不出来,文笔不好是硬伤。

顺说,这里面的曲子都是我瞎编的。


晚秋。猎猎的秋风掺了些寒冬的凛冽,如一把钝刀在脸上刮得生疼。灰袍的身影在空中一闪便过,店小二微睁着的眼只稍阖上了一会儿,脚边的几坛酒就少了一坛。有些不修边幅的男人坐在离门最近的桌边痛饮,几大口便已见底。男人眼圈微红着把酒坛重重放下,小二被惊醒,见又是这客人,只叹了口气,又撑着头将要睡去了。男人张口,是一把清冽如泉的嗓音:“告诉你们老板娘,我过几日再来还酒账。”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小二头点得如小鸡啄米...

  评论-4 热度-21

辣椒  

没错这就是一个任性的小短梗(づ。◕‿‿◕。)づ 


“啊!”

“嘶……”

“啊我操……”

“欧阳少恭你……”

“啊……”

“你故意的!”


“千觞怎么能这么说呢。”

“在下没想到千觞居然怕这个。”

“当真是~十分有趣~”


尹千觞满房间的找水,嘴里似乎能冒出火来,却还是在找水的间隙抓紧时间对欧阳少恭怒目而视。


“少恭,水呢!”


“没烧。”

“谁知道你会辣成这样。”


“家里怎么会……一点水都没有!”


“因为我才出差回来。”


欧阳少恭...

  评论-4 热度-31
回到顶部
 
 
top
© 串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