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重见短梗  

    这个梗来源于五一和我妈出去吃牛排,吃牛排的地方是一个个小小的隔间,隔间之间是墙隔着,右边是落地窗,左边是红色的绒布帘子,不是门,然后我们隔壁的那一间说话声音略大,我基本全听到了,就突然想到如果是一对分手了的恋人坐在左右隔间会怎么样。

注:柠檬水是一开始就会端上来的,味道还不错→_→不是很酸。

  

欧阳少恭看着对面正优雅切着牛排的长发女子,温柔地笑着说:“巽芳,难得回国一趟,不如去琴川大学看看?”“嗯。”巽芳似乎想问什么,忍了许久才问道:“少恭,你恋人呢?”巽芳说着把一小块牛排送进嘴里,欧阳少恭握刀的手顿了顿:“前两周分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酒鬼,难得看你穿西装,怎么看起来这么帅呢?”帘外传来女人的娇笑声,听起来还不只一个女人,然后就听得一个男人说:“各位大小姐,就别调侃我了,快去点餐吧。”这一行人走过欧阳少恭这一隔间,坐到了他们隔壁。

“那么,是为什么分手呢?我记得你们谈了有五年多了。”巽芳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欧阳少恭在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的同时就皱了皱眉,握紧了手上的刀,但最后还是笑得温润如水地答:“因为我给了他一刀。”尹千觞不可能想不明白自己的举动,但他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现在还被关在医院里边出不来,第二种就是他觉得自己当时捅他的时候太过冷静。但听刚刚走过去的那个声音来看,第一种可能是可以否定的了。

隔壁的几个人听起来已经坐下,真不知道尹千觞带来的这几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吵,对话什么的全听得一清二楚。【其实阿轩小红和天音并没有很吵→_→老板你吃醋太明显。】

阿轩一脸八卦地问:“酒鬼,你不是和你那女朋友谈的挺好的吗?怎么分手了啊?”尹千觞明显并不想谈这个话题,拿起刚端上来的柠檬水喝了一口,看向了窗外,良久才答道:“他给了我一刀,朝这儿。”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部位。“怪不得,我还在想酒鬼好好的怎么到医院里边去了。”小红笑嘻嘻地去拿尹千觞的杯子,接过来喝了一口又还了回去,冲尹千觞眨眨眼道:“酒鬼喝过的柠檬水一点都不酸诶。”尹千觞笑笑:“怎么,我刚分手你就要趁虚而入吗?”说着还挑了挑眉。

欧阳少恭放下刀,把散落的头发撩到了耳后,起身拨开了帘子走了出去,巽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放下刀叉跟了过去。

欧阳少恭站到了隔壁的帘外,修长的手指捏住绒布帘,猛地就甩了开来,上面的扣环撞击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里面的人被吓了一跳,都转过头来看着欧阳少恭,而欧阳少恭礼貌地笑着,似乎刚才做出无礼举动的人并不是他。他柔声道:“对不起,各位小姐,在下在隔壁听到久别老友的声音,有些激动,这才会过来打扰。千觞,好久不见了。”从头到尾,欧阳少恭都是目不斜视看着尹千觞的眼睛,似乎周围的人与他都不相干一般。

尹千觞在看到欧阳少恭的一瞬间,无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但马上就站起身来,示意坐在自己右边的小红让一下,小红则是直接站了起来,和尹千觞站在了一起。

尹千觞看到略站在欧阳少恭左后方的巽芳,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问道:“这位应该就是巽芳小姐吧?以前常听少恭提起你,今日亲眼看见,果然如少恭所说的温柔美丽。”

巽芳微微颔首,微笑着开口,声音轻柔好听:“谢谢。少恭,这位是?”欧阳少恭退了一步,尹千觞下意识地走了下来,却又马上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你那么乖干什么!“这是尹千觞,我跟你提过的。”欧阳少恭对于他的下意识动作非常满意,心情稍微好了一些,目光扫过站在尹千觞身边的小红和刚从座位上站起来的阿轩和天音,挑了挑眉,意思是:不介绍一下?

尹千觞牵起一丝笑,扯过了最近的小红,说:“这是小红,是我女朋友。那边两位是小红的朋友,阿轩和天音。小红,这是我一个老朋友,欧阳少恭。”小红愣了一会儿才应道:“欧阳先生你好,久仰大名。”说着伸出手去,尹千觞却是第一时间抓住她的手腕给拉了回来。

“女朋友?”欧阳少恭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的动作,“我怎么听说你两周前才分手,就找了新的?”

“看对眼了不就追到手。”尹千觞仍抓着小红的手腕,小红能感受到尹千觞现在手心是冰凉的,还在微微抖着,不禁有些担忧却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这么紧张做什么?不是老朋友吗?

欧阳少恭冷冷地笑了一声,抓住尹千觞的领带就将他拽了过来,两人近得鼻子碰鼻子,欧阳少恭勾起一边的唇角:“是女朋友啊……”没抓领带的那只手按住尹千觞后脑,就深深地吻了下去。他的动作不温柔,尹千觞也抓紧欧阳少恭的手臂,角力似的回吻。尹千觞的嘴里没有熟悉的酒香,却有刚喝的柠檬水的清新,给这个再寻常不过的吻添上了几分貌似清纯的感觉。

两人不顾周围人的目光,吻得正动情,尹千觞却突然皱紧了眉,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呻吟,握紧欧阳少恭手臂的手也没力气地松了开来。欧阳少恭放开他,才发现他左胸的白衬衣上已红了一片。

“这是怎么回事。”欧阳少恭虽是问话,却没有带上问句的语调。这家伙不在医院里好好养伤,逃出来和女人玩就算了,居然还扯到了自己伤口,果然当时让医院放松管理的决定是错误的。

“我是从窗户下来的……”尹千觞不敢看欧阳少恭,小声答道。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的额上渗出,他的脸色也开始变得苍白,白衬衫几乎要变成红衬衫。他脚下一软,就倒了下去。

欧阳少恭接住尹千觞,瞟向一边的小红:“千觞的女朋友,麻烦帮忙叫下车。”小红被之前的场景深深地震惊到,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此时反倒是巽芳第一个反应过来:“我的车就停在楼下。”说着跑下了楼。欧阳少恭看了看怀里的尹千觞,他已经昏了过去,看来是扶着他也走不了了,便打横抱起了他,跟着巽芳走下楼去。

尹千觞模模糊糊想着自己和欧阳少恭分手的原因,貌似是两人一起去执行任务时,因为细小环节上的偏差,被任务对象擒住。

那是个黑道老大,生平最爱的就是玩女人,只是不知道玩到了谁头上,那人找来了尹千觞和欧阳少恭去杀他。此人还喜欢抓住感情最深的两人看他们自相残杀,然后放走活着的那个,只是一般活下来的那个最后也会因愧疚和悲伤在梦魇中死去。

这次也是一样,那个头目让欧阳少恭和尹千觞处在一间房子内,那房子的地下全是炸弹,若是他们不愿意对对方动手,两个人都得死在这儿。头目让一个手下送上一把匕首,然后就和其他人一起都退出了房间。

尹千觞不接,欧阳少恭却是利落地拿过匕首朝尹千觞走去,温柔地笑着把刀尖送入了他的心口。当然,没有刺中心脏。看着尹千觞倒在地上以后,欧阳少恭问那个头目,能不能把尹千觞的尸体带走,那个头目明显没有想到欧阳少恭会如此狠心,但混迹黑道多年,他面上仍是镇静无比,“仁慈”地答应了欧阳少恭的这个要求。

欧阳少恭带着尹千觞飙车回了组织,送入了手术室,自己换上手术服,杀人的手执起救人的手术刀,把尹千觞抢救了回来。

尹千觞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后看到守在床边的欧阳少恭,说的第一句也是唯一一句是:“分手,滚。”此后他没有心情也没有力气再说,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其实尹千觞后来细想,以欧阳少恭这么多年杀人的经验,在对手也就是自己乖乖地一动不动且距离那么近的情况下,不可能刺不中心脏,或许那只是为了让两人都脱身,再说了,自己不也没死么。但左胸的隐痛却阻止着他向欧阳少恭求和。他知道欧阳少恭冷静,但他从没想到过欧阳少恭竟然能笑着拿刀捅他!

直到昨天尹千觞从风晴雪口中得知,欧阳少恭单枪匹马地再次闯入那个组织,将当天在场的人统统屠戮干净。虽听起来有些残忍,但不得不说,听到这个消息,尹千觞一开始“坚决不原谅欧阳少恭”的想法被动摇了,因此在晚上阿轩打来电话说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他才答应,且选定了这个自己和欧阳少恭常来的餐厅,想着能不能碰上欧阳少恭,但却没想到场面会变的如此尴尬。

不过,尹千觞暗自开心地想,自己晕得真是时候,这样的话,也省的那么麻烦的道歉什么的了。

 

尹千觞醒来后毫不惊讶地看见墙上熟悉的杏鲍菇壁灯。心想:终于不用待在医院了……

The End.

 

评论(6)
热度(40)
© 串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