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之琴台篇  

 想说其实手写版看起来很长也很充实但是打在电脑上就瞬间萎了我也是醉醉哒。

 其实想要的那种感觉并写不出来,文笔不好是硬伤。

顺说,这里面的曲子都是我瞎编的。

 

晚秋。猎猎的秋风掺了些寒冬的凛冽,如一把钝刀在脸上刮得生疼。灰袍的身影在空中一闪便过,店小二微睁着的眼只稍阖上了一会儿,脚边的几坛酒就少了一坛。有些不修边幅的男人坐在离门最近的桌边痛饮,几大口便已见底。男人眼圈微红着把酒坛重重放下,小二被惊醒,见又是这客人,只叹了口气,又撑着头将要睡去了。男人张口,是一把清冽如泉的嗓音:“告诉你们老板娘,我过几日再来还酒账。”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小二头点得如小鸡啄米,也不知听进去了没。

走到城东,尹千觞买了一把磨的锋利的快刀,施展腾翔之术到了郊外的湖边,把这几日来肆无忌惮的胡子刮了个干净,便将刀丢在草丛中,又匆匆地走了。

青玉坛上倒是照样温暖和煦,着青白长袍的弟子们来来往往地分拣着药材和丹药。

尹千觞负着一柄青色的重剑,带着不属于青玉坛的秋的肃杀来了,刀架在一个弟子的脖子上质问:“欧阳少恭呢?”弟子倒也不怕,只因这些年来见多了,想来这酒鬼又喝多了酒,只道:“长老在琴台抚琴。”话音未落,尹千觞连带着他的重剑都如风般消失不见。

欧阳少恭漫不经心地拨着弦,一首好好的《长无乐》成了不连贯的断节。

重剑破空而来,灰色的身影全被黑色的残影吞没了。欧阳少恭一拍琴面,便举起瑶琴挡住了来势汹汹的一击。

尹千觞只觉巨大的反作用力传来,将他推出好几米才停下,手臂被震得发麻,有些握不住重剑了。

欧阳少恭既觉在意料之外,又觉在意料之中。这一幕早晚会发生,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早。

尹千觞不等自己缓过劲来,就又上前猛地一砸。欧阳少恭见他这般毫无章法地进攻,只是单纯地使用蛮力,心下不解,却也不敢怠慢,手指抚上琴弦,一首《战莲生》中凝聚了内力,向尹千觞攻去。

尹千觞疲于应对而不得近身。一曲将毕,尹千觞使尽最后力气直直地将重剑朝欧阳少恭扔去,不出意外地被挡了下来,却也不恼,只喘着气,走上了琴台。

欧阳少恭看他走上来,温和地开口,声音如暖玉,却透着些凉意:“千觞有杀气却无杀心,可否告知在下发生何事?”尹千觞默然,俯下身,握住欧阳少恭双肩,吻了上去。

青玉坛上层说是永夜,但夜也分阴晴。今夜阴得很,只几粒疏星,懒散地闪烁着些光。

欧阳少恭解了尹千觞最后一件衣物,便听得身下人哑着嗓子说:“直接进来。”手上动作一顿,答道:“好。”

进入时两人都痛苦得很,尹千觞几乎要落下泪来,痛得脚趾都蜷起,腰拉得如一张过满的弓,脖颈的弧度在淡淡星光的勾勒下更显脆弱。欧阳少恭的那儿仿佛被人紧紧掐住一般,寸步难行,寸步恐行。

但尹千觞只张口催促:“……全部……”殊不知那低沉的嗓音中混入了哽咽之声,便好似连声音都染上了情欲。

“千觞叫我如何进去?”

尹千觞深吸一口气,稍稍放松了些,抬腿环上欧阳少恭的腰,直直将他拉向自己。难得尹千觞这般主动,欧阳少恭自是握了他薄薄腰身,毫不含糊地刺了进去。

这次确是全部进去了,尹千觞觉得比先前更痛,应是撕裂了,现下却也不想管那么多。

今朝有酒,梦寐能得三朝醉,若能长醉不复醒,自是更好。

释放时尹千觞眼前一片茫白,只有之前在幻境中看到的画面。虽然很想说服自己那不过是假象,是鬼怪编织的噩梦,但脑袋的隐痛却提醒着他不只那么简单。连夜辗转反侧不得眠后,终是来寻了欧阳少恭,至于找到他后要做什么,要问什么,却是没想。在一场看似酣畅,实则是尹千觞胡乱挥舞重剑发泄苦闷,欧阳少恭只作抵挡察言观色的比试后,发展成这样更是始料未及。

算了,想那么多作甚,享受便是。尹千觞向来以享受为先,至于之后怎样,听天由命罢。

 

欧阳少恭套上一件外衫,拿过自己的外袍将尹千觞裹了进去,带他去了后山的温泉。

后山,欧阳少恭靠着温泉里的一块石头,拢着尹千觞,仔细地清理,同时在他耳边低低笑道:“千觞洁了面专程来找在下寻欢?”尹千觞面上一层薄红,也只当是温泉蒸出来的:“怕少恭见了没有‘兴’致。”欧阳少恭闻言将手指抽出,松开了揽着腰的手,尹千觞腿软得差点没栽到温泉里。欧阳少恭凤眼里波光流转,满是笑意,将尹千觞推到石头上,好让他站稳,然后衔住了他的两片薄唇,温柔地摩挲,叩开他的牙关,勾着他的舌头纠缠。

“在下正在兴头上,千觞可莫逃啊。”

 

评论(4)
热度(21)
© 串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