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语文课本系列1  

我本来是尝试炖一锅肉的,后来发现自己只剩骨头了,就将就着发吧

其实在教室里是我深爱多年的梗

我大概这辈子就只能写短篇了

我废话真多

 

    C市向来是无秋天的,往往是前拉着夏天的石榴裙摆,后捻着冬天的无华水袖,一晃便过。

    难得的秋日,空气有些干燥,碧色的天看起来高远旷辽,淡淡地飘着几丝清汤寡淡的云,像是牵起了一层薄纱,却又遮不住天那少女般的明丽。

    学生们排队往学生活动中心走去,欢声笑语飘荡在空气里,清风徐徐,不知吹起了谁的发丝,也不知翻飞了谁的衣袂。

    路旁一棵不知名的树上,嫩黄带浅绿的叶子已有的转了水红,此时正微微颤了颤,叶上几颗饱满晶莹的雨珠便咕噜噜滚了下来。

    上午刚下了雨,此时路面上还有些小水洼,那些水珠落下来,砸在水洼里,又溅成了几粒更小的珠子四落开去。

  

    尹千觞坐在最后一组的最后一排,翘着椅子,斜靠着窗子向外看。窗玻璃有些冰凉,但他却丝毫没感受到一般,只是出神地盯着那棵树。

    有人推门进来,一眼就看到了教室最角落的长腿男人。

    那可真是个熟悉的好位置。

    欧阳少恭知道他在想什么,径直朝那儿走去。走到尹千觞的身边,俯身凑近他。尹千觞察觉有人靠近,向后一仰,却差点没倒在地上。欧阳少恭一手扶住了他,谑道:“千觞,李老师可是说过很多次了,就算坐最后一排也不能翘凳子。”

    尹千觞轻咳一声:“有少恭在我又不怕摔跤。”

    “翘凳子说明你精神上是放松的,别人都在认真学习,你怎么可以放松呢?”欧阳少恭拉开旁边那条凳子,坐了下来。

    “说得好像你认真学习了一样。”尹千觞嘀咕着回了一句。

    两人对视了三秒,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不知不觉已过去十几年了啊。”尹千觞翻着桌上的语文课本:“不变的是仍然要学文言文。”

    “这笑话够冷。”欧阳少恭拍拍他的肩:“你还记得我当年背的最熟的是哪篇课文吗?”

    “啧,这可不好猜啊,我都不记得我们学过什么了……”尹千觞挠挠头,装模作样地叹口气:“唉,亏我还是班主任呢。”

    欧阳少恭却没有接下他的话来调侃,只定定地看着他,启唇道:“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话音落下,欧阳少恭便吻上了尹千觞的唇。

    开始两人只是浅尝辄止地轻轻摩挲唇瓣,慢慢地都不自觉地张开了嘴,灵活的舌彼此纠缠在一起。

    欧阳少恭微凉的指尖沿着尹千觞瘦削的下巴触过,又顺着下巴与脖颈间的线条慢慢滑到了喉结那儿,轻轻打了个圈儿,顺势就解开了白衬衫的第一颗纽扣。

    尹千觞抬手轻轻推了推,微微退缩了些,但马上就被欧阳少恭拉了回来,揽着腰按着后脑更深地吻。

    分开时两人都轻喘着,欧阳少恭站起来,锁了教室的门窗,关了灯,拉上了窗帘。尹千觞犹豫着开口:“少恭,真要在这儿?”

    “那么你想去哪儿?”欧阳少恭撑着桌子,倾身去拉窗帘,背对着尹千觞,正显出他细窄的腰。尹千觞舔了舔嘴唇:“可以去厕所。”“厕所可不隔音,千觞你忍得住吗?”欧阳少恭声音里带上了些笑意。

    “教室里不也有监控吗?而且门那里有小窗,外面也会看到吧?”

    “你知道监控是关的,而且没有谁会闲着没事凑到窗户那里看的,除了班主任。”

    “……”尹千觞语塞。

    好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况且这无疑是福。

    尹千觞自觉地蹭到了座位后面的窗台上,坐在上面就开始自己解扣子。

    欧阳少恭回头,看见的就是这副光景——

    黑发的男人本来精心梳理的头发已因刚才的一番激吻而有些散乱。锋利的剑眉如一把精炼的玄铁重剑,带着逼人的英气。一双桃花眼低垂着眼睫,上扬的眼角却藏着显而易见的兴奋。骨节分明的手正曲着手指,一粒粒地解开洁白无瑕的扣子,露出了其下的蜜色皮肤。

    “停。”欧阳少恭径直走过来,执住了尹千觞的手腕,“千觞,别那么急啊。”

    “解你的扣子可是一个很享受的过程。”

 

  

评论(6)
热度(17)
© 串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