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语文课本系列2.0  

2.0的意思是可能有续篇,毕竟我还并没有说清楚千觞是不是那个琵琶女……




嗯,经某位GN的提醒,我决定先写完下文再打tag【其实琵琶行这个tag我打得也是很心虚,总感觉……啊,还是也删掉吧……




 




我是一只乐灵。




准确的来说,我是琵琶里的乐灵。




初诞生时,为了省事,我的名字就叫做琵琶。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我换了很多个主人,但除了第一个主人外从来没有人发现我的存在。开始我也期待他们能用心、用情对待我。




但没有人。




他们只把我当做一件乐器。




或许他们只能被称为我本体的使用者。




第一个主人抱着我时说的话,从一开始的轻快俏皮,变成了嫁做商人妇后的幽怨哀愁。她常常流泪,但为了不损坏我,才刚涌出眼眶就被她用袖子抹去。只有一次,有一滴泪滴到了我的琴身上,那种苦涩的感觉我至今难忘,也正是那滴眼泪里满含的痛苦和忍耐让我现了身,伏在她的膝上痛哭。可我的灵魂仍像是被揪紧了一般,无法舒缓。




主人曾在江上弹奏时遇上过一个京都来的诗人,他耳闻之而有感,作一首《琵琶行》,将主人的绝妙琴技表现得淋漓尽致。




那是属于一对知音的一晚。




两人分手后,主人没多久就染了风寒。我想,主人这一生能有一个尊重、理解她的人,已让她心满意足也就再无留恋了罢。




主人府上的丫鬟小厮们看不起她曾是一个歌伎,又生怕被她传染了风寒,没人愿意照顾她,只每日捂着口鼻送了饭菜进来,不至让主人饿死罢了。而我又不便让他们见着,故而只能偷摸着给她采药熬药,有时帮人表演些小节目或跑跑腿什么的,赚了几个铜子儿也攒了下来给她买些小吃。




但主人还是一天天消瘦下去,更衬得她那双年轻时秋波流转的眼睛大的吓人。




有一天晚上,主人头一次主动唤了我出来,摸着我披散的头发道:“我能帮你梳梳头吗?”当时的我能感觉到她身上元气所剩无几,也知这怕是她最后想做的事了,也就乖乖地坐在了她的床边。谁知她却自己翻身下了床,还轻轻拉着我坐到了她的铜镜前,拿着她最爱的那把檀木梳,一下、一下地给我梳了起来。




主人的手很巧,但她已经没有力气来支使自己的身体了,只给我编了一条整齐的细细的麻花辫。主人那双纤纤如玉葱白手搭在了我的肩上,隔着一层纱衣我能感到那冰凉的,属于死寂的温度。




“花朝。叫你花朝好不好?”她颤着声音开口问道。




我哪有理由拒绝?




主人一生无子无女,一直将我做女儿小心爱护,凡事都说与我听,诉尽心中喜忧。母亲给女儿起名字,有什么理由拒绝?




“好,花朝。”我轻轻念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有一滴眼泪轻轻碎在我的肩上,那泪里有多年忍耐屈心的委屈,有受人嘲笑低看的不甘,有常年别离孤独的苦涩。




那泪里有血。




那泪里有血啊。我眼前迷上一层血色,再也看不清什么,听到主人倒在了地上,我耳边如雷炸开。




我不愿让那些看不起她的人为她料理后事,想必他们也是草草下葬了事。我背着我的本体琵琶,抱着主人,施了法术到了京城虾蟆陵,为她买了一副上好的棺材,是她最喜欢的檀木的味道,将她葬在了她拥有最欢乐记忆的那个小山坡上,并种上了一株桃树。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愿主人以后生生世世皆能家庭和美,梦得圆满。




 




为了买那一副棺材,我给一家酒馆签了卖身契,做满了五十年后,我去到了主人曾待过的教坊,将本体卖给了那里的阿姨,然后离开了,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回归了本体。




那之后的我一直待在教坊,有过歌舞升平,也有过兵荒马乱,可那都与我无关,我只沉睡在琵琶里,就连这些,都是后来在史书中看到的。




最后,那个教坊被烧了,那时的我还在沉睡,那些姑娘们都急于带上自己的金银首饰逃命,倒是一个男人救了我。过高的温度迫使我醒来了,看到了他的模样。




那男人生得格外英气,若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见了,怕是会一见倾心的。但我可没忘了他刚刚是从哪儿将我救出来的,所以也没打算现身。谁知他却敲了敲我的琴身,嘀咕了一句:“这样都没醒。”




他知道我的存在!




我有几百年没说过话了,当即就想现身出来,但顾及周围人群,终还是没做那冒失之举。




男人抱着我,到了城郊的一座民宅。




这儿好熟悉……这处桃林怎的这样熟悉?




主人!




是主人!




莫非这男人是主人投胎?




可若是主人投胎又怎么记得我?




男人敲开了那座民宅,一位看起来很温雅的先生为他开的门。甫一见那先生便有春风拂面之感,比起当年那个薄情寡义的商人可好得太多。看来主人这一世家庭幸福,夫妻二人琴瑟和鸣。




管他断袖分桃,主人幸福就好。




--------




       上个月一号的时候我本来发了一篇的,结果被屏蔽了。等到月考考完,我在上个月的最后一天晚上发了,一直等着结果还是被屏蔽了。所以我决定我要做一个纯洁的串珠。

评论
© 串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