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  

在蓬莱,尹千觞少有的会清醒,他眼中的红色褪去,一层寒冰慢慢地浮上来。在那样透骨的寒冷里,映着的是欧阳少恭火红的身影,像是一只浴火涅槃的凤凰被永远地封在了冰棺中。

这时候尹千觞仍同被控制时一样无言,但他的目光不再涣散,而是凝于欧阳少恭身上。仇恨的冰锥刺得他生疼。可按理来说,他早就不该痛也不会痛了。

灵力的绳索紧紧束缚着尹千觞,毒针锁着他的穴位,让他动弹不得,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欧阳少恭痛恨他的冷漠和沉默,将他猛地一把掼到地上,自己覆了上去,伸手拨弄那根毒针,当他看到尹千觞显露的痛苦时,扭曲的爱怜出现在他的脸上。

“千觞。你信我,助我,为何却又叛我呢?”欧阳少恭自尹千觞的眉尾抚下,拇指指腹描摹他唇的形状,面上无辜,却突然扣住他的下颌,带着捏碎它的企图,又有不忍心的轻颤。

“不。”尹千觞的话模糊不清,让人恼怒。但他又紧紧抿上了嘴,看起来没有再开口的意愿。

评论
热度(4)
© 串珠 | Powered by LOFTER